南方,日漸柔和的目光

核心提示: 在更南的南方 黃昏的風,吹過炊煙 吹過蔗林,吹過田埂 鳥聲時而密集 時而疏朗 有人憑欄,但不懷古

微信圖片_20210113152525

南方,日漸柔和的目光

 

在更南的南方

黃昏的風,吹過炊煙

吹過蔗林,吹過田埂

鳥聲時而密集

時而疏朗

有人憑欄,但不懷古

 

當夕陽墜落,月亮升起

搖擺的花梨,也是靜謐的

祠堂,也是靜謐的

它們早已習慣了潮起潮落

習慣了雲捲雲舒

習慣了一個欲説還休的故事

 

在更南的南方

黃昏的風

從來不會阻攔酩酊的騷客

所有傾訴的渴望到此

都已滿足

五指山下,蘭花吐豔

 

臘月到了

平緩的南方頓時變得峻峭

葡萄,檳榔,苦瓜……

一陣熱鬧之後

於屋前屋後,各自懷揣心事

給南方的暮色增添賁臨之象


(詩/吳再) 

微信圖片_20210113152552

木蘭灣畔  (攝影/李乙帆)